篩選

難捨17年情份 法國跑車為何離開馬刺?

作者: ‧ 2018年07月17日 14:03
在馬刺效力17年後,Tony Parker接下來要披上藍綠色的黃蜂球衣。(達志影像資料照)
在馬刺效力17年後,Tony Parker接下來要披上藍綠色的黃蜂球衣。(達志影像資料照)

前兩天,Tony Parker的個人臉書貼出他在黃蜂簽約發佈會上的照片,熟悉的9號球衣,但顏色換成了藍綠色,照片中BUZZ CITY的字眼也再度提醒我們,法國跑車離開馬刺了。

在討論他求去的原因之前,我想來聊聊一些令我印象深刻的小故事。

Parker在2001年第28順位被選上。當年僅19歲的他,雖然在歐洲的表現打動了當時馬刺制服組成員的R.C. Buford,但總教練Gregg Popovich對這個瘦小的法國男孩完全沒有興趣,畢竟前兩年球隊才拿下隊史首冠,正是繼續衝擊冠軍的時刻,沒有太多空間培養新秀,而控球後衛是非常需要實戰經驗又至關重要的位置,交給一個語言不通又沒有實績的年輕人,一點都不合理。當時馬刺依舊以內線雙塔David Robinson和Tim Duncan為核心,只需要帶球過半場和擔任外線砲塔的控球,誰來做都差別不大。

在被Buford軟硬兼施地懇求後,Popovich總算看了Parker的比賽影片,馬上被他展現的進攻天份所吸引,在選前邀請他來球隊試訓。但他的表現並不理想,用平凡無奇還不足以形容,在測試項目中甚至被馬刺的助理教練打爆。他知道時差問題不是理由,於是主動聯繫馬刺球團參加第二次試訓,並以出色表現得到了Popovich的首肯。不過,Parker和馬刺也非就此就走上幸福道路,還有個蠢蠢欲動的第三者:波士頓塞爾提克。當年綠衫軍手握三枚首輪籤,也很有興趣用其中一枚搶下這位年輕控球。他們首先用第10順位選了Joe Johnson,緊接著第11順位挑走Kendrick Brown,到了Parker預計要被挑的21順位,據他本人描述「已經準備好戴上塞爾提克的帽子了!」被唸出來的名字卻是日後僅在聯盟生存兩年的Joseph Forte,事情發展至此才讓馬刺球團鬆了一口氣,如願在第一輪最後一個順位拿下這位日後的隊史第一控球。

Parker的生涯早期最令球迷津津樂道的,莫過於風馳電掣的切入速度、刁鑽的上籃手法和三不五時就被Popovich叫到場邊罵到臭頭的尷尬場面。如果要在30隊中選一個最困難的工作,本世紀初期的馬刺控球大概是有力的競爭者:當時隊上動輒是比他大10歲甚至15歲的前輩,全隊打的是他不擅長的inside-out系統戰,讓他沒辦法得心應手地發揮速度優勢,雙塔傳出來的空檔三分投不進又會成為目光焦點。儘管如此,他求好心切的態度依舊讓教練印象深刻。Popovich曾表示有心要測試Parker的抗壓性是否足以扛起爭冠球隊的先發控球,因此在他犯錯時絲毫不留情面,但他受教的姿態加上努力練球展現的成果,贏得了Popovich的敬重,也慢慢給他越來越多主導球隊攻勢的權限。到後來,暫停時如果Parker對教練團的安排有不同想法,往往會由他來規劃球隊的進攻和防守策略。

如果要說17年馬刺生涯中最動人的畫面,我會說是2013年的冠軍賽。當年馬刺挑戰衛冕軍熱火,首戰Parker就在終場前2.2秒,面對LeBron James的親自盯防,險些掉球後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救回、接著在進攻時間到的一瞬間出手,拉杆打板進球,這兩分讓球隊旗開得勝。第六戰封王戰或許留在大多數人心目中的是Ray Allen那顆續命三分球,或是馬刺最後27秒斷送了五分領先,但在我心頭縈繞不去的畫面,卻是終場前一分半還以86-89落後三分,Parker在James前面帶球,佯切急停後撤的弧頂出手,終其生涯都不是以外線聞名的他,硬生生地砍進了這個追平三分球。20秒後又把握了攻守轉換禁區轉身拋投得手,將比賽逆勢扭轉回來,如果當年馬刺順利奪冠,這將會是他最榮耀的一刻。

痛失冠軍之後,Parker和已屆生涯末期的Tim Duncan說:「我保證,明年一定會帶你回到決賽舞台。」隔年他果真實現承諾,以高檔表現連續三年入選明星賽,也是連續三年的聯盟第二隊,率領馬刺季賽拿到62勝,全聯盟戰績第一。季後賽第一輪和小牛第七戰的殊死戰,Parker上半場就拿到24分率領球隊強渡關山,讓馬刺撐過了最艱難的時刻,決賽MVP雖然頒給了Kawhi Leonard,但能打出名垂千古的”The Beautiful Game”,身為攻勢起點的跑車功勞自然不在話下。

19歲開始離鄉背井征戰NBA的Tony Parker,之所以能夠不斷以行動回應所有人對他的質疑,原因在於他那強烈的好勝心。對他來說,打球最重要的不是錢,而是勝利。因此他願意為了球隊做任何改變,只要能夠對團體帶來貢獻。去年他在面對火箭的季後賽中弄斷了大腿肌腱,賽後他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傷勢,而是和隊上的年輕控球Dejounte Murray懇談了一小時多,為的是確認Murray是否做好準備代替他出賽,這種球隊至上的態度也印證了為何他願意在巔峰時期降薪簽約好讓馬刺保持競爭力。

今年,36歲的他因為年紀和傷勢,讓馬刺球團必須將他定位為第三控球,意味著有一場沒一場的出賽機會和打不了幾分鐘的上場時間,也意味著他將以「大傷之後急速走下坡」作為最後退役前留給球迷的身影,而他心心念念希望在聯盟打20年的期待,更將蒙上陰影——馬刺開的一年合約結束後,會不會有下一份約呢?此時東部的夏洛特對他招手。兩年1000萬美元的價碼在今年的寒冬市場打著燈籠也找不著,而熟悉的教練James Borrego(前馬刺助理教練)和法國好友Nicolas Batum讓他對於新環境毫無後顧之憂,更關鍵的人的是黃蜂老闆Michael Jordan,他是Parker少年時期的偶像,也是進入籃球世界的起點。能夠有機會和從小仰慕的對象合作,不管條件如何都是值得考慮的,更何況黃蜂提出了檯面上罕見的合約數字。當然,以上加起來可能還是沒有辦法讓他離開待了17年的聖安東尼奧,但一個讓他能夠證明自己還能打的機會放在桌上,跟留在馬刺被按在板凳等待退休之日到來,確實高下立判。

我不認為馬刺要為Parker的離去負全責,他們面臨著球隊重組卻還要保持競爭力的壓力,36歲又受過大傷的老將擺在第三控球也十分合理。但相對地,老跑車開往夏洛特更讓人為他的堅毅與決心讚嘆,他可以安穩地在馬刺享有崇高的地位直到退休,但這位一生經歷無數挑戰的鬥士,選擇在生涯末期依舊奮戰不懈,確實展現了他對籃球永不妥協的無比熱情。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